工人主义及其批判


妇女的力量与社会翻转 (PDF)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家务劳动已经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迅速商品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发达国家和地区,输出了大量的以妇女为主的劳动力从事再生产劳动。家务劳动以商品化的方式实现了“有偿”。

而当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已经变成了中上阶层的特权,绝大多数妇女需要外出打工,面临工作与家务劳动的双重负担。同时,在中国从事照顾性劳动的妇女群体也发生了变化。很大一部分再生产/照顾性劳动转嫁到了退休老人、留守老人的身上。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母职变得愈发神圣化、崇高化。二胎开放后,职业妇女被期待生育更多的孩子。抚育下一代劳动力的代价依然要求这些妇女一并承担。

“家务劳动有偿化”这个曾经广泛地动员了欧美妇女的号召,似乎不再能让今天的中国妇女感同身受。但是在这场运动中发挥中心作用的马克思主义女权分析并没有过时。只要关于男女的性别劳动分工还没有打破,只要社会再生产的代价依然由个人家庭以及家庭中的妇女(无论是老一辈妇女,还是雇来的家政工)承担,家务劳动依然会是当代女权运动需要面对的重要维度。 PDF

出版社 | 豆瓣读书 | 淘宝店


机器的资本主义运用 (1961)

众所周知,马克思认为,简单协作在历史上出现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进程的起始期。但这种协作的简单方式只是协作这种资本主义生产基本形式的特殊形态。“资本主义的协作形式一开始就以出卖自己的劳动力给资本的自由雇佣工人为前提。


列宁在英格兰 (1964)

阶级斗争的新时代已经拉开了序幕。工人们通过在工厂里建立有组织力量这一暴力的现实,将新时代强加于资本家们的头上。但资本的力量似乎也稳固而坚实。


菲亚特铸造厂的野猫斗争 (1964)

本文简要地分析了菲亚特工人近期采取的所谓“野猫”斗争模式的一些内容(1964)。


计划国家的危机 (1971)

我们在这里想要显示的是,共产主义是可行的、关于革命进程中一切中间道路的想法现在都是落后于潮流的、阶级斗争的枪口现在已经直接指向了国家。


妇女与社会颠覆 (1971)

这篇马克思主义女权理论的经典作品,写于1971年意大利阶级斗争的高潮中,说明妇女的无偿家务如何生产着资本主义积累过程中最昂贵的商品:劳动力。


政府做老板 工人也能反 (1973)

这是阿尔法罗密欧工人(Alfa Romeo)在续签合同的过程中记下的从1971年11月到1972年2月的斗争日记。


作为历史范畴的社会–工厂关系 (1974)

《阶级》1编辑部起草了一份“透视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研究的调查问卷”,并寄给了意大利境内多个参与战斗性研究和讨论的组织与刊物。这份问卷的目的是要“全面评判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的现状……评判(尤其是1968-70年的)群众运动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研究方法和内容,以及近期实现的‘150小时’诉求对它们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反抗家务劳动的工资 (1974)

在讨论家务劳动工资*时,很多女性都会表现出种种困难和犹豫,因为她们把家务劳动工资还原为一种物、一沓钱,而没有将之视为一种政治态度。这两种立场差别巨大。将家务劳动工资视为一种物而非一种态度,会使我们斗争的最终成果与斗争本身相分离,并使我们失去其对于打破和颠覆女性在资本主义社会被限定的角色的意义。


“工人而非那些外人或许就会有最终决定权” (2018)

拉尔夫·鲁库斯(Ralf Ruckus)访谈费鲁乔·甘比诺(Ferruccio Gambino)
(2018年4月,意大利帕多瓦)。


“它是我的故事” (2018)

拉尔夫·鲁库斯(Ralf Ruckus)访谈阿方索·纳泰拉(Alfonso Natella)(意大利,2018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