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无产阶级闹天宫

意大利六七十年代的阶级斗争与理论探索(2018年)

朱剑 译

本文(序言)为中文翻译初稿,修改后并加编译注释的版本将2018年在关于意大利1960年代“工人主义”的书中出版。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这一版三卷本包含了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的“工人主义”流派(operaismo)及其女权批胖的核心文本。所有这些被首次中译的文本,都来自阶级斗争和政治论战在意大利蓬勃发展的1960和1970年代。

第1卷开篇是对当年曾参与工人主义团体论战的费鲁乔·甘比诺(Ferruccio Gambino)的访谈《工人而非那些外人或许就会有最终决定权》(2018年)。拉涅罗·潘齐耶里(Raniero Panzieri)的《机器的资本主义运用》(《红色手册》,1961年)质疑了正统马克思主义对技术的“中立”性和“社会主义”运用的理解。罗马诺·阿尔夸蒂(Romano Alquati)的《菲亚特铸造厂的野猫斗争》(《工人阶级》,1964年)为理解意大利工厂新兴的阶级构成发展了新的概念和工具。马里奥·特龙蒂(Mario Tronti)的《列宁在英格兰》(《工人阶级》,1964年)呼吁从新视角看待资本主义和革命,并要求首先观察工人斗争的发展,然后再分析争取资本发展的斗争所造成的结果。该卷最后是一份1960和1970年代意大利阶级斗争和工人主义运动的大事年表

第2卷从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的《计划国家的危机》(《工人力量》,1971年)开始。奈格里的这篇文章阐释了国家与资本之间的关系,以及资本对于社会各层面的渗透。《政府做老板 工人也能反》(1973年)描述了1971和1972年阿尔法·罗密欧公司汽车工人的斗争。塞尔焦•博洛尼亚(Sergio Bologna)的《作为历史范畴的社会–工厂关系》(《五一》,1974年)对建立一种新型的工人阶级历史编篡学做了探讨。玛丽亚罗莎·达拉·科斯塔(Mariarosa Dalla Costa)的《妇女与社会颠覆》(1972年)批评传统马克思主义偏重于工资劳动,强调了妇女斗争以及(大部分是无工资的)再生产劳动的重要性。西尔维娅·费德里奇(Silvia Federici)的政治小册子《反抗家务劳动的工资》(1974年)要求承认妇女劳动,并推崇激进地重新定义性别关系。该卷末尾是一份词汇表,它简要地解释了工人主义术语,并介绍了参与当时阶级斗争和论战的个人、团体以及组织。词汇表所释术语和名称在第1、2和3卷中以星号(*)标出。

第3卷包含了作家南尼·巴莱斯特里尼(Nanni Balestrini)根据阿方索·纳泰拉(Alfonso Natella)个人叙述创作的小说《我们全都要》(1969年)。纳泰拉当年是一名来自南意大利的移民工人,参与了菲亚特汽车厂的野猫罢工。作为这篇小说的引言,我们截取了最近对阿方索·纳泰拉访谈的片段 《它是我的故事》(2018年)。

我们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出版更多卷次。其中一卷将包含讨论头三卷所涉斗争和理论的中文文章和译文。之后的卷次可能涉及其他异端马克思主义流派,如“社会主义还是野蛮状态”(Socialisme ou Barbarie,法国)以及“约翰逊-福里斯特趋势”(Johnson-Forest-Tendency,美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文, 全球视野, 文本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