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龙门阵:宿舍里

不戒,工厂龙门阵 (第 4期 ,2012年7月)

English


这个厂中午下班是11点50,比这个小工业园里的其他厂早10分钟,所以大家到食堂吃饭的时候不用排队。吃饭用不了多少时间,12点10分左右大家就陆陆续续回到宿舍了。

我们宿舍有4张上下铺的床,8个床位。厂里规定一个宿舍最多只安排7个人住,留下一个床位放行李用。宿舍里有厕所。阳台上可以晾衣服,还有两个水龙头。屋里两个吊顶的摇头扇。床板还算比较结实,床架子就不行了,角铁太薄,焊点太小。睡上铺的往上爬的时候,床会摇动,还发出吱牛吱牛的响声。

我睡上铺。跟我头碰头睡的哥们有一次往上爬的时候,把梯子的横杆踩断了一个,他反应还算快,手找着了抓头儿,没掉下来。接下来就轮到我了,没过几天,我也踩断了一个,也抓住了没掉下来,不过抓的不是地方,手被开焊的角铁生生挤出一个三角形的口子,一礼拜都没好。

听说这些床以前就被投诉过,厂里也安排人进行过维修,不过修来修去还是那个倒霉样儿。

这个厂住宿是免费的,水电费只要不超过一点的限度,就由厂里负担,所以厂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床位。不过有人还是在外边租了房子,一般是结了婚的,当然没结婚的也有。所以晚上的时候宿舍人不齐全,但一般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回宿舍睡觉。

我们宿舍就是。一般中午睡觉之前的十来分钟是人最齐的时候。大家吃完饭回到宿舍,都坐在床上,有几个人从自己的床下拿出带盖子的装满烟屁股的小盒子,然后点上一支烟。有的时候没人说话,大家各自默默吸烟,完了就回自己的床上睡觉。有的时候一个人起了个话头,也会热闹起来,不过仍然是一颗烟的功夫。

聊起天来,话题无非是加班、工资、网游,当然还有男工们的传统话题:女人。

我下铺的哥们是厂里的模具钳工,山西人,身材有点魁梧,不过肚子发了福。厂里的模具组就2个人,在我们车床组隔壁,就隔着一面玻璃,大家彼此看得见。从我进厂起,他们就很悠闲,没有活,加班也不多,所以在宿舍的时候,他总是说真羡慕你们有班加一类的话。

又一次他又开始抱怨,我们车床组的老大点了一颗烟,吸了一口:“我们现在天天加班,好烦的,一整天站在那里,很累的,不像你们,还有的坐。”

“加班少了不行,赚不到钱吗,加多了也受不了,太累。”我旁边的上铺上的说话了,他正在床上躺着用手机看电子书。

“真的好累的,我刚开始做学徒那会儿还不习惯,天天站,天天站,一个月不到,腿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我们老大开始大发感慨。

操作车床的确还是比较累的,我干了几天后深有体会,不过还不至于累得连鞋都穿不进去。估计是我们老大太瘦了,身体不壮实,才会在开始做这个的时候“连鞋都穿不进去吧”。

在这个厂里,加班多的时候的确会比较累,但我还是感的很轻松,没什么压力,这个跟厂里的管理有关系,不过这个还是下次再说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本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